<code id="gdut2"></code>

          1. <mark id="gdut2"></mark>
              1. 夫凭妻贵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一笑笙箫
        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        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        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              场控高手

                    ?#32771;?#30340;第一抹光辉照进益康宫时,昇阳如瀑的长发好似都镀上了橙金的光芒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熟练地为她梳头挽发时,锦葵和芙蕖在一边欺负翟枫,差点把他逗哭,翟泽冷眼瞪她们,两人不甘不愿的放过翟枫,翟枫逮到机会就要往昇阳怀里钻,后领子被人一把抓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锦葵和芙蕖双双张大小嘴儿看着被单手拎起来的翟枫,纷纷不满的怒视翟泽:不许我们欺负,你还不是在欺负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翟枫哼哼着要昇阳,翟泽直接掌着他的脑袋望向?#32422;海骸?#38463;娘在梳头,有事找我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翟枫很怕翟泽,扭头就去看昇阳,只见她并未转过头,只是从铜?#36947;?#24448;这边看戏似的噙着笑,便泄了气,挣开翟泽,踢踏?#21028;?#38795;子坐到床边耷拉起脑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锦葵和芙蕖?#35785;?#19968;笑,?#20197;?#20048;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梳妆完毕,出宫前往王府的马车已经准备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长公主周玉音昨日没有出宫,而是留在益康宫中,此刻捏算着时辰差不多了,便前来寻昇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要带着他们一同去王府?”周玉音看着昇阳身后这浩?#39057;?#33633;的一群,有点没?#20174;?#36807;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应答自如:“自然是同行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周玉音失笑:“我原想你此行?#34892;?#22810;事情要解决,所以与嬷嬷打了招呼,带着孩子去母后那边坐一坐,等你回来了直接过去就是,想必见到你,母后?#19981;?#24456;开心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按理说昇阳住进益康宫,本该向淳于太后请安,奈何昨日淳于太后身体不适,早早地就歇下了,周玉音便先带着她在偏殿安置下来,安排今日再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既然要去王府,总不好带着这么多的孩子,免得招惹什么闲言碎语,周玉音这才主动请缨想帮她先安置这几个孩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他们不妨事的,带他们来就是希望能见见外头是什么样子,若是从一个?#20351;?#25442;成另一个?#20351;?#20063;无谓带着他们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周玉音:“可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,周玉音觉得?#32422;?#21018;要说话,几个孩子都露出了戒备的神情,尤其是最大的那个,死死地盯着她像是什么仇?#23567;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隐隐感觉到这几个孩子都?#35272;?#26119;阳的很,再想想?#32422;?#30340;儿子,不过是分离一个晚上,裴源已经送了好几封书信催她归家,声称快要承受不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思?#25353;耍?#21608;玉音笑了:“你既然已经安排好,我就不操心了,你……早去早回。”她的确有很多话想与昇阳说,但既然人都回来了,不必急于一时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与她点头一笑,也不见她怎么招呼几个孩子,她往外走,他们便?#20384;?#23454;实的跟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周玉音如今也是做了母亲的人,瞧着这几个娃娃,心中无不艳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若她府上那个小祖宗能这样听话不折腾人该多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马车不能进宫门,所以昇阳须得带着?#27597;?#23401;子走到宫门口蹬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出去,?#36127;?#27809;有撞上什么老熟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低声感叹:“这益康宫着实偏僻冷清了些。淳于皇后从前风光无限,现下的光景,也不知她是怎么挨过来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目不斜视:“只要还活着,总是带着希冀的。别人给的也好,?#32422;浩约?#30340;也好,不敢死,就得找个理由活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立马想到了长公主安排他们入住益康宫的举措:“郡主的意?#38469;恰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直接打断她:“去过王府之后,你先带着孩子回宫,若长公主寻我,你便在今日之后随意安排一个时间,?#36864;?#26159;我邀她小聚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一听,心里一咯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纵然京城满天流言,可是郡主?#21442;?#26366;惧怕什么,只是个下榻的地方,哪里不能住下来?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长公主不但亲自去接,还将郡主接到了益康宫里,她当时就觉得不对劲。这不是明摆告诉旁人郡主的心?#38469;?#21521;着益康宫的吗?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淳于太后若还是做皇后时候的风光,那?#31807;?#32610;了,可是益康宫偏僻至此,她根本就是个无权无势的?#32454;?#20154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从?#25353;?#20110;皇后就与明贵妃不?#24895;叮?#22914;今明太后岂会给淳于太后?#35895;?#23376;过。大局已定,长公主和淳于太后若是到了此刻还有什么心思,委实不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再听昇阳这一番话,蓝秧?#36127;躒范?#38271;公主肯定是?#26143;?#20110;郡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心里气不打一处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不错,郡主幼年之时的确承了她们的恩情,可是当年郡主义无反顾的代替长公主?#37117;耷?#22269;,这份恩情早就还上了,无论是淳于太后还是长公主,应该清楚这回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年郡主受了这么多的冷遇和委屈,换作当年那个被皇后自小呵护到大的大公主,只怕早就想不开?#36864;?#24322;乡了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现在郡主好不容易得到机会离开那个地方,回到故土,她们又想求郡主来做什么?难道要让郡主帮淳于太后夺权去打压皇太后?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这些话蓝秧只?#20197;?#24515;里念叨,没敢说出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走到最近的宫门口时,马车已然在?#32676;頡?#26119;阳?#27492;?#27785;稳,却在上马车的时候不小心绊了一下,?#25307;?#27491;脸砸到踏板上,好在翟泽眼疾手快,稳稳地把她扶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镇定的脸上划过一丝异常的?#38480;危?#23616;促的甩开翟泽的手,什么都没说就进了?#30340;凇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几个孩子都吓坏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们从未见过阿娘这样失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翟泽拧起眉头,对着弟弟妹妹轻轻摇头,锦葵和芙蕖眼帘低垂,就连翟枫都?#31807;?#20102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,谁也没有去打扰昇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看着几个小祖宗乖巧?#31807;玻?#24515;里总算?#21028;?#19981;少。她将昇阳?#24895;?#22909;的东西拿出来,递给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的眼神总算动了一下,她伸手接过蓝秧递来的东西,指腹轻轻抚摸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心中暗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三年多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当年郡主因为?#23601;?#24220;过继一事,与?#23601;?#29983;了芥蒂,索性住在了馥园里,再不回?#23601;?#24220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恰逢归元寺之乱与宫乱相撞,郡主周转其中,好不容易度过了所有的难关,又迎来了和亲之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因为成了和亲公主,郡主便从馥园直?#24433;?#21040;了宫里,只等出?#34134;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平县主为求她归家见?#23601;?#19968;面,软?#24067;?#26045;,即便最后跪到皇上面前,郡主也没?#34892;?#36719;过一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?#37117;耷?#22269;,被困在?#21069;翟?#35809;谲的羌国?#20351;?#37324;收到了大禹传来的丧报时,郡主也是这样神不守舍,什么也不说的枯坐了半个月,人以肉眼可见的速?#35748;?#30246;下去,形容枯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羌王吓坏了,为她请了名医,奈何都被赶出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后来?#20351;?#20869;外就传出流言,说王后疯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直?#35282;?#22269;宫宴时,郡主一身华服神情自若的与羌王出现在宫宴上,才彻底的打压了流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近乡情更怯,郡主此刻失态,是因为即将回到王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心里,其实是十分思念这里吧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想到这里,蓝秧打起了精神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这是郡主生长之地,如今却被贪婪之人觊觎,怎么就此?#25307;藎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今日盛装打扮,领着大批奴仆侯在了门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看上去像是诚心诚意的欢迎,但其实她这番做派,更像是在彰显主母之风,是为了让昇阳?#32431;矗?#29616;在的王府到底谁说了算,谁真正掌控全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得知周湛还未起来,姚氏先是诧异一番,然后眼神深邃的望向谷嬷嬷,继而挑唇一笑,声音悠?#20166;?#23113;:“如今小王爷才是王府顶重要的人。昨儿个小王爷苦读到深夜,今儿个起不来很正常,昇阳郡主是长辈,长辈理应体恤晚辈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?#20185;?#20102;一眼众人,声音加重:“再者,小王爷因读书晚了才起不来,此刻强行拉起来,精神不济的模样反倒是对姨母的失礼,各让一步,?#31807;?#19981;是什?#21019;?#20107;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自宫中来的马车停在门口,随行的护卫反倒不多,只有绕在马车前后的?#27597;?#36731;骑,和一个领路的首领护卫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马车停下时,一个小婢女和老嬷嬷先出来,然后接出?#27597;?#23401;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一看,心里顿时咯噔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之前的流言也说,昇阳郡主和亲时间不过三年,?#20174;?#19968;群儿女,当时姚氏估摸着是不是她不守妇道做了什么丢人的事情,?#19978;?#22312;一看,最大的孩子也有五六岁,她整个人都不好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想也知道,这些孩?#29992;?#26377;一个是她生的,那自然就不存在不守妇道一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马车最?#31513;?#26469;的,是一个十分漂亮的女人。姚氏没见过昇阳,却见过昇平县主,今日看来,这?#36234;?#22969;都不像?#23601;酰?#24212;该像?#32422;?#30340;母亲,所以她们姐妹二人并不相似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郡主稳稳地下了马车,手里?#21476;?#30528;一个锦缎盒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觉得稀奇,莫非这是回王府带的礼?可是礼怎么不是下人拿着,反倒是郡主亲自拿着?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曾经听说,昇阳郡主当年在京城贵女之中堪?#39057;?#33539;,什么礼仪礼节都倒背如流,王府多年来没有女主人,但因为有两位县主在,不知胜过多少后宅主母,这王府的里里外外就从来没有出过乱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?#19978;?#36807;去的始终是过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不动声色的挺直了背脊,笑着迎上去:“?#20960;?#23002;氏参见郡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手中捧着盒子,看了一眼姚?#24076;?#30524;神微变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似乎已经感觉到昇阳望向?#32422;?#30340;眼光,她眼中划过笑意,知道昇阳在看什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当年昇平县主要和离?#31807;?#32610;了,?#35895;?#36824;要带走小世子,毋原侯府上上下下都很反对,且拒绝如此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偏偏那时候的淳于皇后还有权势在手,?#35895;?#21644;大公主联手促成了这件事情。所以如今这两人被明氏打压,毋原侯府解气的很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平县主倒也没有亏待侯府,?#32422;?#30340;丰厚嫁妆一个不要,都留在了侯府,后?#27492;?#20837;了侯府,?#20540;?#20399;爷欢心,这些东西便都到了她的手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没想到这些东西?#35895;?#24110;了她的大忙——周?#31354;?#23401;子是昇平县主亲手带大的,昇平县主去世之时,周?#21487;?#21463;打击,?#25307;?#19968;蹶不振,是靠着昇平县主的遗物来寻找母亲的痕迹,一点点撑下来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平县主留在侯府的衣物和布?#24076;?#36824;有那些陪嫁,听说?#38469;?#22905;出嫁之?#25353;就?#20146;自准备的,也是她?#32422;合不?#30340;,所以用上这些东西,是她打开周湛紧闭心扉的重要手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,这手段同样也是给昇阳的一个暗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用着昇平的东西,养着昇平的儿子,哪怕周?#31354;?#19968;辈子都不会叫她一声母亲,她在这王府的痕迹和地位,也是抹不去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瞧见后面迟来的马?#36947;?#25918;?#21028;?#22810;箱子,姚氏猜测那是昇阳准备的礼物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郡主远道而来,本该我们前去相迎的,失礼在先,怎?#23186;?#37089;主带东西来呢。快,迎郡主进府。?#24065;?#27663;说到这里,主母的架?#28689;?#28982;已经拉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谷嬷嬷是个机灵的,竟直接走到昇阳郡主面前要接她手里的东西:“郡主只管交给老奴便是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电光火石间,根本无人看清楚是什么情况,谷嬷嬷就已经被踹飞,狠狠地?#20197;?#27491;在帮忙搬运东西的王府下?#26494;?#19978;,王府的大门口?#24067;?#21696;声一片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吓得惊声尖叫,?#28857;?#20102;一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看到谷嬷嬷狼狈的爬起来,在看到昇阳手中的东西,姚氏的火气蹭的一下冒起来:“你、你们怎么打人!还有没?#22411;?#27861;了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尉迟恕看都不?#27492;?#23506;刃出鞘,震慑了那群?#36745;?#20882;火的家丁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挺直了背脊,扬声道:?#30334;?#28174;?#28982;是?#31508;手抄经文,便是冒?#36214;然剩?#35302;怒天威,杀无赦——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杀、杀无赦?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觉得?#32422;?#33046;子后面都凉了一下,不可置信的看着昇阳手里捧着的盒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那是……?#28982;?#25163;抄的经文?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带着这个回来干什么?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从头到尾,昇阳除了下车时看了她一眼,便再不?#27492;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待到蓝秧说完之后,她也不?#20154;?#35831;,端正的捧着?#28982;?#25163;抄的经文,一步一步走进王府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跟在昇阳身边,路过姚?#20185;?#36793;时停了下来,她明明站在姚?#20185;?#36793;,话却不是对着姚氏说,而是对着王府的下人说:“小王爷何在?郡主乃小王爷姨母,今日为何不曾相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一?#21512;?#20154;诚?#22363;?#24656;的望向姚?#24076;?#26681;本不敢开口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?#32454;?#26412;没想到昇阳一言不合就出手,谷嬷嬷怕是被踹坏?#25628;?#27492;刻被几个家丁抬着,动一下就哎?#21767;?#21796;,她气得七窍生烟,眼看着刚才那一通闹腾已经惹来人注意,心生一计,想要大声控诉昇阳郡主的恶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没想到蓝秧抢在她前面开口:“昇阳郡主奉?#28982;?#25163;抄经文回王府祭祀?#23601;?#19982;先祖,无论小王爷今何在,务必请小王爷?#32431;?#21069;往佛堂。稍有差池,便是亵渎?#28982;?#24681;宠,你们有几颗脑袋能担得起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家丁们全都吓坏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可是他们也不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这宫中伺候?#23454;?#30340;奴才们出半点差错都可能人头落地,?#28982;?#30041;下的东西,那更是要珍之重之的保管起来的,谁能想到昇阳郡主?#35895;?#23601;这么?#27809;?#23478;了啊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别说是昇阳郡主,就是老?#23601;?#22312;此,也要恭恭?#28147;矗?#35895;嬷嬷就那么伸手去拿,被踹开已经是好命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听到蓝秧这么一说,大家都顾不上姚?#24076;?#24050;经有人去请小王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?#24895;?#23436;,转身就往府里走,全程也是无视姚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?#25307;?#21676;碎一口银牙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这样的,这?#36864;?#24819;的完全不一样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周玉雁她怎么干这么做!??#32422;?#22909;歹是毋原侯府的夫人,是小王爷的继母,是连皇上太后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准许她留在王府照料的主母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好生相迎,你们却这样蛮不讲理,还有没?#22411;?#27861;了!?#24065;?#27663;维持着?#32422;?#30340;形象,憋红了一双眼做出凄楚可怜的样子,她很自信能做的好,因为侯爷就最心疼她这样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终于瞥了她一眼,像是刚刚想起还有她这么个人存在似的,了然道:“夫人是毋原侯府的人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?#39321;?#20102;一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这个口气……怎么听怎么不舒坦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位姑娘,我是毋原侯的正室夫人,也是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原来是代为照顾小王爷侯夫人,就是客人,您里边请。待郡主拜祭完了?#23601;?#19982;县主之后,自会与夫人相见。”蓝秧做了一个请的姿势,转身往里面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姚氏留在原地,只觉得天旋地转,好半天没有?#20174;?#36807;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不对啊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明明准备的很充分,也一直在掌控着局势,怎么会变成这样!?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插入书签 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              啦啦啦~
                  继续打滚求收藏~~~~
                  今天只有一更~
                  ?#34892;?#20026;我投出霸王?#34987;?#28748;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                  ?#34892;还?#28297;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                  南无恙 9瓶;鱼?#24623;?1瓶;
                  非常?#34892;?#22823;家对我的支持,?#19968;?#32487;续努力的!



              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          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          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    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地雷(100点) 手榴弹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    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          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动态>>
              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人工分析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gdut2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gdut2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gdut2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gdut2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四川时时彩规则 青海11选5开奖走势图 富贵心水论坛 江苏7位数最新开奖视频 白小姐信封诗 高频彩稳赚 五子棋棋谱必胜技巧 黑龙江十一选五遗漏 大河两码中特 天津快乐10分开奖结果 6场半全场开奖奖金 香港六合彩内部透码 山西快乐十分基础走势 会员一码中特登录区 北京11选5最高奖金多少钱