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code id="gdut2"></code>

          1. <mark id="gdut2"></mark>
              1. 夫凭妻贵

                作者:一笑笙箫
               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[收藏此章节] [下载]   [举报] 
                文章收藏
                为收藏文章分类

                  功劳
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明将军,这是何意?”傅修宁哭笑不得的望向明廷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今日,圣上颁下圣旨,嘉奖剿匪之事有功之臣,明廷坚便随?#21028;?#26088;的内侍一起来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?#23548;?#38376;庭冷落多年,上一次接到这样的嘉?#31508;?#26088;还是傅修宁年少之时,崇宣帝在位的时候。傅准自然是欣喜异常,花氏却是心有余悸的后怕,一想到儿子曾经被关到匪寨里头,她就忍不住掉眼泪,后又一边抹眼泪一边与傅准去安置圣旨,她要将圣旨放在供奉祖宗牌位的佛堂里!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明廷坚微微含笑,“傅大人为何有此一问?此次剿匪后续?#20081;耍?#20111;得有了傅大人相助,才格外的顺利,本将军曾说过,回京之后定会禀明圣上,论功欣赏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未回京之前,明廷坚分明还有诸多顾虑,可是如今已然理直气?#24120;?#20840;然不提另外一个人,想来这段日子他或是?#32422;?#24819;清楚了,或是有人提点,左右是完全避而不谈昇阳,?#36824;?#21151;于傅修宁,即便昇阳事后要找麻烦要说法,也只会盯着他这个抢了功劳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可是当日帮忙出?#34987;?#31574;的是昇阳郡主,下官只是略尽绵力……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诶。”明廷坚抬手示意他不要再说下去,他噙着几分玩味的笑:“若是本将军没有记错,当日是傅大人您亲口告诉我,昇阳郡主此行只是顺路,未必是想要在这件事情上,在本将军这里谋个什么功劳。况且,当日昇阳郡主只是随口一提,之后的种种?#20081;?#37117;撒手不管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明廷坚不容置喙道:“若当日郡主似傅大人这般亲力亲为劳心劳力,本将军半分功劳都不会少了她,可是一?#27492;?#24182;不关心这些事,二来傅大人也说郡主无意贪功,那这功劳归傅大人所有,是实至名归的,本将军还?#34892;?#20891;务在身,先走一步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傅准和花氏去而复返,不见明廷坚身影,得知他已离开,傅?#23395;?#24471;儿子?#34892;?#22833;礼,花氏见傅?#23478;?#24320;始寻人,立马张开双手做出护犊子的模样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傅修宁向父亲拱手一拜,慢悠悠往书房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傅准气的手都抖了,?#25353;?#27597;多败儿!都说他为人尖酸刻薄牙尖嘴利,?#38469;?#20320;管的狗脾气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花氏一跺脚:“你再骂一句试试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傅准一拂袖:“这?#21019;?#20102;还尚未成家,你?#32431;?#20140;城里?#27597;?#22914;他这般可笑!?#31807;?#21482;有你惯着他,要找合他意思的,依我说就该找个凶悍的,懂事的,才能别一别他的脾气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已经走远的傅修宁步子忽然一顿,脸色跟着一沉,加快步伐进了书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得知傅修宁得到了嘉奖,裴?#26149;?#24555;向他发来了贺贴。傅修宁正烦着,便邀他一起喝酒,裴?#24904;说?#26159;来了,可是却以公主不喜他醉酒为由,怎么都不肯共饮,傅修宁极其嘲讽的看了他一眼,低骂一句“妻奴”,便兀自喝起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裴源笑了:“贤弟,?#20197;?#20040;觉得自从你外出一趟归来,就变得不太对劲了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傅修宁:“劳您挂心,我好得很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裴源默默地摇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砰。酒杯被放下,傅修宁紧紧捏着杯身,像是想说点什么,又犹豫不决的憋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裴?#27425;?#24494;眯眼,细细打量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源兄。”傅修宁终于忍不住开口:“若一个人讨厌什么,你却偏偏按照这个讨厌的模子来,是不是也算报复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这话?#23454;?#27809;?#35775;?#23614;,放在别人那兴许还真的听不懂,可是裴源还真给了他一个答?#31119;骸?#36825;个得分情况,若这个人讨厌的东西,是你也讨厌的,那你这就是?#35828;?#19968;千,自损八百;若是对方讨厌的,于你却无关痛痒的,那?#26143;?#25165;有报复的?#32431;?#19968;说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裴?#27492;?#21040;这里,眼神一转流露出几分玩味的笑意:“不过愚?#20540;?#26159;十分好奇,你到底是在为哪家的姑娘?#26494;瘢俊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傅修宁整个?#26494;?#23376;一僵,脸又红又白:“你胡说八道什么!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裴源煞有介事的捂了捂嘴巴,“竟真叫?#20063;?#23545;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傅修宁捏着酒杯重重一敲:?#25353;?#20102;!大错特错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裴源:“是是是,我错了我错了,苦心夺取芳心才叫?#26494;瘢?#20320;都扯上‘报复’一说了,显然?#21069;?#32780;不得的扭曲。等?#21462;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他正色道:“该不会是你还未对之前定亲过得那个贾姑娘断情,眼看着她嫁到侯府,心生报复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这酒喝不下去了,傅修宁掏出酒钱?#20197;?#26700;上,拂袖离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裴源莫名其妙的盯着他的背影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不是前未婚妻,那是哪家的姑娘?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杀伤力这?#21019;蟆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郡主,您说的那个傅修宁,真的就是多年前的那个开族学体考先例的少年奇才?”蓝秧张大嘴巴,满脸写着不相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回忆了一番很久以前的往事,此刻觉得有点乏,抱着茶杯轻呷一口,淡淡道:“唔,就是他。说起来,我们应当才见过,与大公主见面的时候,那个站在裴源身边的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倒抽一口冷气:“就是那个空有一副好皮相,做派谄媚又讨厌的男人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的眼神瞥了她一眼,蓝秧赶紧改口:“其实仔细一想,那皮相不过?#24717;海?#27809;什么了不得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摇摇头:“我记得他从前在族学中极为出挑,原以为他用不了几年便能有所建树,没想到如今再见,竟是这副模样,委实?#19978;?#20102;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不以为意:“他连郡主您的功劳都敢抢,人品必定败劣至极,您还?#27492;上?#20160;么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没有解释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你去查一查这个傅修宁这几年的近况和掺和进山匪一事的原因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……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对于傅修宁这个人,昇阳没想太多,至少现在看来,他说不定还有点用处,等蓝秧查清楚了再作定夺也不迟。刚巧淳于太后这几?#31449;?#31070;好些了,昇阳带着?#27597;?#23401;子往主殿那边去探望她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刚刚踏入寝殿,扑面而来一股怪异的味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皱了皱眉头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记得,父?#22766;?#21351;病榻之事,屋子里也有一股怎么都散不去的古怪味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听说人年纪大了,不似年少时候的硬朗,身上就会散发这种味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见到昇阳带着孩子过来,宫人们先是一愣,然后纷纷退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们正在伺候淳于太后用药,但是因为淳于太后?#34892;?#25239;拒不想喝药,这件事情进行的格外的缓慢,见到昇阳走进来的时候,淳于太后眼神一变,呼吸微微急促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还没来得及拜见,芙蕖忽然冲?#35282;?#38754;,撞翻了端着药的宫女,跑到后面捞起地上的一直猫儿,转身来对昇阳笑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药碗打翻,宫内乱成一团,宫女们?#32622;?#33050;乱的收拾,昇阳皱眉:?#36133;?#34134;,你失礼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芙蕖吐吐舌头,看了一眼病榻上的女人,死抱着猫儿不肯撒手,慢?#25487;?#36208;过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这猫儿是长公主送进宫的,意在给淳于太后解闷,可是淳于太后连?#32422;?#37117;照顾不了,宫人伺候的也怠慢,这猫儿自然无人照料,瘦巴巴的样子,看着挺可怜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还没来记得跟淳于太后说上两句话,人就昏睡过去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宫女们连连对昇阳请罪,只道是太后身体抱恙,每日能睁眼一两个时辰就不错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看了一眼打翻的药碗,带着几个孩子离开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芙蕖好像很?#19981;?#37027;猫儿,怎么都舍不得松手,宫女主动表示,郡主和公主皇?#29992;?#37117;住在偏殿,左右?#38469;?#22312;益?#20498;?#24102;过去玩一玩不打紧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若有深意的看了那宫女一眼,允了芙蕖玩一会儿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刚刚离开主殿,芙蕖拉着锦葵带着猫儿跑了,两人?#39057;?#19968;处偏僻的地方,芙蕖从袖口摸出一根针来,对着锦葵直笑,然后对准了猫儿的?#28304;?#23601;要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劝你谨慎一些,若是扎坏了,我可不会帮你赔的。”昇阳的声音从后面传来,两人吓了一跳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芙蕖下意识的把那根针藏在袖子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也很直接,她直接朝她伸手:“方才你是故意撞翻药碗的?#31354;?#26681;银针是不是浸了药汁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芙蕖撇撇嘴,不情不愿的把银针给她了:“那个太后的殿里味道好奇怪哦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锦葵点头:“恩,闻了就不舒服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看着手里褪去了银亮,略微暗沉的银针,脸色一点点的冷下来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芙蕖和锦葵敏感的察觉?#21119;?#30340;异样,两人都慌了。芙蕖解释道:“阿娘,我只是不?#33539;ǎ?#24819;拿它试一试针,若是真的有不对劲,才要告诉你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锦葵重重点头,唯恐她不信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转身就走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锦葵张大嘴巴,对着芙蕖道:“你闯祸了,你?#21069;?#23064;生气了,阿娘早?#36864;?#20102;不许你拿宠物试验的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芙蕖强撑道:“我才不怕?#20800; ?br>  
                    翟泽牵着翟枫站在一旁,冷呵道:“都消停点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这话明明是吼芙蕖和锦葵,结果吓得翟枫都抖了一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他们的?#27867;?#24597;这个兄长,遂纷纷?#32469;?#24687;鼓不?#20197;?#27425;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一路走到偏殿,?#30007;?#25165;稍稍平复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想杀淳于太后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看来留给她的时间已经不多了,眼下最重要的是先将几个孩?#24433;?#39039;好,她才能放手做事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晚一些的时候,蓝秧带来了傅修宁的消息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傅修宁祖父是太子太傅,自小就被认真教导,在族学时已经大放光彩,前途无量。后因太?#30001;?#21183;,淳于皇后一气之下严惩了很多人,之后淳于氏连同东宫都落败,?#23548;?#22240;此失势,渐渐被边缘化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如今永庆帝登基,正是培养新的人才的时候,以傅修宁的才学,想要重振?#30097;?#19981;算难事,可是他为人行事死板不懂变通,再加上口毒心快,明里?#36947;?#24471;罪了不少的人,如今唯一交好的?#31807;?#21482;?#20889;?#39544;马裴源之流,是个得过且过的御史台打杂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听着,表情稍微轻松了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“这?#27492;擔?#20182;也被山匪掳走,所以才和明廷坚结缘,有了这立功一说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蓝秧还有点愤愤不平:“必定是他被救之后,那明将军?#30001;?#21518;?#20081;?#32321;琐,便让他钻空子捡了便宜!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昇阳沉默片刻,道:“你找个机会,我想见见这个傅修宁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她笑了一下:“他?#19981;?#31435;功,我索性再?#36864;?#19968;个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插入书签 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有话要说:
                  ?#34892;?#20026;我投出霸王?#34987;?#28748;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~
                  ?#34892;还?#28297;[营养液]的小天使:
                  哪吒? 10瓶;鱼非鱼 1瓶;
                  非常?#34892;?#22823;家对我的支持,?#19968;?#32487;续努力的!



                  该作者现在暂无推文
                  支持手机扫描二维码阅读
                  晋江APP→右上角人头→右上角小框
                  0

                    ↑返回顶部
                  ←上一章  下一章→     作 者 推 文
                  地雷(100点) ?#33267;?#24377;(×5) 火箭炮(×10)
                  浅水炸弹(×50) 深水鱼雷(×100) 个深水鱼雷(自行填写数量)
                  网友: 打分: 评论主题: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 
                  更多动态>>
                  爱她就炸她霸王票

                  作者加精评论



                  本文相关话题
                    以上显示的是最新的二十条评论,要看本章所有评论,请点击这里

                    重庆时时彩人工分析
                      <code id="gdut2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gdut2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code id="gdut2"></code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<mark id="gdut2"></mark>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1. yy游戏大厅三张牌透视 香l港赛马会 广西快乐双彩投注技巧 码报新资料2019新年 中国福利彩票3d开奖直播 nballve移动亚洲版手机版 内蒙古时时彩20191202开奖结果 甘肃十一选五连线彩控 双色球复式十加一多钱 中国篮彩分析 王中王论坛香港马会 山西快乐十分开奖结果查询50 2ol8二肖中特 彩票论坛大全 大7中7000顶呱刮